学术 您当前位置:首页>>学术>> 原创文学>>浏览文章
返回

记得那一首歌么?“让我们荡起双桨,小船儿推开波浪……”

时间:2017年08月01日 作者:刘鹏春 信息来源:转自刘鹏春网站 点击:


同船共渡


记得那一首歌么?“让我们荡起双桨,小船儿推开波浪……”那条小船在浪花的簇拥下,载着我们童年的笑声和遐想,以水上芭蕾的优美和轻盈,走过了人生的初始阶段。


划过一些年后,人生之船驶进了茫茫人海。我们才发现,处处是岸,却又处处难泊;处处绿水相通,却又程程行来不易。想想吧,当你背起行囊闯荡在异乡,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画图?独自安排吃住行,一人面对阴晴雨。从自来水管的修理到电灯开关的更换;从每日闹钟发条必须记得上好;到水费电费需要按时缴纳……琐碎繁杂的这一切,你得一件一件记住;然后安排好时间,一项一项地独自完成。最让你狼狈不堪的日子,是某个深夜突然感冒发烧,勉强着挣扎下床,自己给自己倒一杯水,却发现水瓶是空的;或是和女朋友吵架后的某个无眠的夜晚,突然觉得饥饿在敲击你虚弱的胃壁,而邻家的厨房又飘来红枣桂花糖粥的甜香……于是,你会觉得孤独正以浓重的黑色,占据你的大脑空间;寂寞又如心怀鬼胎的慰问者,用神秘的节奏敲响你的窗棂。


其实,这一切只是生活的常态。是人生进行曲的篇章转换,或是你从一个驿站刚刚到达另一个驿站的某种不适应。当你初次告别亲人单独走向新的生命旅程;当你校正未来目标时,需要一次新的出发;乃至你发现自己的选择性错误,必须迷途知返。这时,你就会面对这些日常程序的正常运作,面对让你毫无准备的侵犯健康,掠夺快感的各种偷袭。至今我还记得,当年下放插队数月后去当兵,在新兵连过春节时的心灵煎熬。那时离家也不过不到一月,思乡的情绪就让自己夜不能寐食不知味;还记得在部队时野营拉练,严峻的长途行军考验,让自己走到最后不断问自己,下一步会不会瘫在路边?其实我的少年时代,家庭贫困窘迫,与娇生惯养毫不搭界。设想一下,现在的独生子女,孤身一人在城市的奋斗,又该有多少可以想象,或是不为人知的艰难和伤痛,多少只有自己听到的暗泣,只有路过的风隐约可闻的叹息!


不过,这种蒙在被子里的泪水和滴落声,和夜半风雨中的叹息,还是有人听到了。能听到的应该是他们的父母亲人。而另外有一拨人,他们的名字叫“延陵荟”。他们的领头羊是一个叫做王志敏的不算年青的年青人。他们在城市的喧嚣中,听到了一种散发着粯子粥气味的呼吸;听到了普通话没有盖得住的泰兴方言的某个尾音;那些语调里可以分辨得出的银杏落叶声。那些熟悉的乡音里默默的倾诉,或者是沉沉的叹息,有着对人生指南的渴望,希望现实困难得到帮助的急切期待,也有心灵憧憬放飞时对风的呼唤。“延陵荟”在泰兴人的各种困难和需要中诞生了。当我在我尊敬的书法家陈仲明先生的介绍下,走近这个群体时,有些震惊,更多是感动。这里有医药界的教授专家,有事业有成的企业家,有桃李满天下的学者教授,有在机关工作的普通公务员,也有热心于公益事业的大学生,还有在政府部门工作乡情如春的官员。他们会聚在延陵荟,不是为了煮酒论英雄,不是为了办个一般意义上的同乡会。来了,就是为了划一条船,划一条方舟,给那些需要雪中送炭的人送去温暖,给在雨中跋涉的人送去雨伞,病中待药的人送去灵丹。


慈善的心,崇高的目标,全面的行动。让我想起千手观音,那一种闪耀金光的援手和爱心。千手观音也许太浪漫了,还是说说银杏仙子吧。传说中的仙子在人间遭受瘟疫的大灾之年,送来良药,救民于苦海。而银杏树下长大的这帮泰兴人,让仙子的理想和精神得以发扬光大,他们就是把传说演绎为时代真实的故园俊杰!


应该说,这个时代正努力在民生上下功夫,化解民间疾苦。然而,生活的酸甜苦辣决不是宏大叙事的甜蜜素的全复盖。有些难处,有些痛对于全局只属于微不足道的暂时现象和个体感受。而对于一个家庭和某个人来说,却有可能锥心刺骨的。我们没有理由闭眼无视个体的感受,更不可以给生活中的痛苦呻吟装上消音器。延陵荟分担了社会应该承担的某些责任,而象送医到老区之类的某些公益项目则又给政府的手添了力,加了把劲,甚至可以说是增光添彩。显然,延陵荟在民间的影响,体现的已不是一般的爱心付出,而是一种生命动力的传递。


这是一个浮躁的年代。有背于主流价值观的道德的沉沦,人格的丧失,已不是个别现象。延陵荟的出现和壮大,是对丑恶现象的逆袭。也是对家园精神殿堂里的优秀文化传统的弘扬光大。她让我想起《玉如意》里许多有益于心智和品德的情节和格言;想起泰兴方言里,古汉语包藏着的道德规范和风俗导向。这种乡土文化蕴含的精神营养,培育出的泰兴基因正显示出时代的正能量。


延陵荟是一条船,一条济世渡人的船。有诗人说过,“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”。我以为对于延陵荟来说,高尚是高尚的义渡船。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,渡人彼岸,心泊梦岛。俗话说:“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来共枕眠”,能够同船共渡是一种缘分。在那些风景和风浪次第迎来的征途上,我们共同走过,也就共同拥有:拥有人生的欢乐痛苦,还拥有一份友情和爱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所有的付出都值得。因为乡亲记得,家园记得,我们的号子和船歌都将回响在岁月长河之上。而这本小小的刊物,应该是一本航海日记,记录下我们的许多故事,我们的泪水和笑声……


童年的歌早已唱完了,双桨却不可以歇的。在延陵荟这条船上,我们不妨同唱另一首歌:《众人划桨开大船》。那歌儿是这样唱的:一根筷子轻轻被折断,十双筷子牢牢抱成团;一个巴掌拍也拍不响,万人鼓掌声震天。同舟共济海让路,号子一喊浪靠边。百舸争流千帆进,波涛在后岸在前!


刘鹏春,男,1949年出生于泰兴黄桥,汉族,1967年高中毕业于黄桥中学。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。曾任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、扬州市作家协会主席、江苏省演艺集团创作中心主任。国家一级编剧、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。

长期从事戏剧、文学创作。发表诗歌、小说、散文、戏剧、报告文学等作品数百万字。其中,大型戏剧《皮九辣子》荣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剧本奖;《刽子手世家》荣获1994年曹禺戏剧文学奖。《史可法》、《代代乡长》、《孟姜女》等获江苏省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。

现除继续进行戏剧创作外,还从事大型电视晚会的策划、撰稿和节目创作。

早期戏剧作品结集为《皮九辣子——刘鹏春剧作选》一书。另有根据元杂剧创作的小说《紫钗记》,电视戏曲片《史可法》、《孟姜女》在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多次播放。



上一篇:巜孟春九日快游记》
下一篇:(江苏高考作文下水拙文一篇)乡间散步

版权所有©延陵荟